第4章 良心大大的坏

第4章 良心大大的坏

闻言,抱着时宁哭的老太太跟拨了毛似的,嗷嗷声更大了,“什么!被砸到流血了?挨千刀的东西,宁宁都伤成这样,还宁宁有错,老天爷啊,你就这么看着老实人被欺负吗?”

    完,双手扳紧时宁两肩膀,瞧了眼后,捶胸顿足过后又继续抱着时宁“泣血”大哭。

    时关山看着时宁青肿的鼻子,心疼到像见自己亲儿子受伤,“宁宁啊,叔叔知道你在学校受欺负,急到摔了几个跟头。你奶奶更是急到差点晕过去。”

    “宁宁啊,刚才学校打电话你打架了,伯母听就知道肯是你出事了,傻孩子啊,受了委屈怎么不打电话给家里呢,都打成这样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时家的大媳妇柳芸岚着着,流下了眼泪,“太欺负人了,妈,我们得替宁宁做主啊。”

    向来不甘落后的严露荷白了眼自家大嫂,嘴角暗里撇,直接用肩膀挤走大嫂柳云岚,又怕时宁看不到她的心疼,连忙凑到时宁眼前,表达自己的心疼,“可不是,宁宁啊,婶子正给你烙煎饼呢,油溅到手上都顾不着,赶紧过来。妈,咱们先找学校讨法去!”

    鼻子里全是老人身上腐酸气味的时宁胃里再次翻滚,结果,冷不丁眼皮前凑来张嘴涂到血红的脸,又把快冲上来的呕吐给吓了回去。

    纷乱乱的声音里,时宁已经明白来者都是何人了。

    奶奶、叔叔、婶婶、伯母,全是亲人,他们气势汹涌为受委屈的她做主呢。

    嗷嗷哭的老太太听了儿子、儿媳的话,总算肯松开时宁,狠狠道:“走,去校长办公室!今天不给宁宁个法,我老婆子和学校没完!”

    就读世界顶尖级大学读博的时宁,来自……她妈,她爸,她爷,她奶,她伯、她姥爷、她舅……全家长辈都是肩上扛星的显赫家世的时宁,默默退后步,以防再次被勒抱。

    视线从老太太脸上微微掠过,丝怪异从时宁心头掠过。

    老太太嘴里惨哭,可眼里没有半滴眼泪,妥妥的假哭。

    再看看旁边为自己义愤填膺的“叔叔、婶婶、伯母”,时宁的眉头皱起少许。

    源于敏锐的本能,这家子哪怕口口声声“宝贝儿”“宁宁”的喊着为她出头,时宁的心里始终觉得这些“亲人”不太对劲。

    这种“不太对劲”的感觉直到校长办公室都盘踞心头,没有消散。

    气势汹汹的老太太带着儿子、媳妇闯进校长办公室,顿时,整个气氛都变得箭拔弩张,至今膝盖还痛的教导主任看到时宁,不容易的脸色,又“刷”地变黑。

    从校长不断用手指狠揉两边太阳穴的动作,不难看出,老太太是校长办公室的常客,也是安校长最头疼的常客。

    而时宁的视线,第时间落到了校长办公桌上面的座机,眸光微微眯了眯后,她信步闲庭般主动朝校长走去。

    突兀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愣了下,吃过亏的教导主任反应最快,跟受惊的刺猬般,“哗”地冲过来,啪”地声拍到校长的办公桌上面,拍到办公桌那些细细裂纹里的灰尘全飘出来,“时宁,你还想打人吗?你信不信我马上喊警察过来!。”

    面对捣乱者,目前心情还处在爆燥期的时宁并没有脸色,她不过是想打个电话,看看熟悉的号码那端,有没有她的亲人。

    闻言,冷着脸,比教导主任更有气势,斥了回去,“闭嘴!”

    再度成功把教导主任气到手脚抽筋。

    个学生竟然训斥他个教导主任,反了,反了!

    时宁没有理会了,漆黑的双眼正死死盯着桌上放着的台历。

    年、月、日,几个红通通的数字刺到时宁的大脑里像有团火烧着,烧到她双眼赤红。

    双手攥拳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正常的时宁礼貌问校长,“您,我想借您座机打个电话,可以吗?”

    年份出现大出入,她14岁的时候,可不是现在的年份!

    她立即、马上、确认四九城的家还在不在!!

    很礼貌的询问,让怒气冲冲的教导主任的脸色,漆黑到像泼了桶油漆。

    赤果果的区别对待有没有!

    严露荷听时宁打电话,下意识以为时宁是想打给开厂子的二哥时留山。

    时留山是时宁的爸爸,盼着时宁读书,长大后接手他手里红红火火的工厂,他肯不会同意时宁退学,想到这,严露荷急到没等老太太发话,个箭步冲到时宁身边,“宁宁啊,都是事,别让你爸操心啊,我……”

    “我”下面的话没敢继续了,时宁记眼刀子飞过来,严露荷吓到心口跳,秒怂。

    老太太没有发现,瞄了大媳妇眼,示意大媳妇该出马了,向来当人的大媳妇柳芸岚抬手弄头发,假装没发现。

    时宁是个不二的性子,她打电话,谁敢拦着?老太太自个不敢,她这个当伯母的就敢了?

    保持知识份子风度的校长同意时宁借用座机,顺便提醒连长途都能打。时宁立马拨出组最熟悉的数字,几秒过后,里面传来冰冷的数字声。

    “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,请查证后再拨。”

    冰冷而机械的声音化成了寒风,直往时宁心窝子里灌,灌到她全身冰冷冰冷,也灌到她大脑愈发冷静。

    全身冰冷的时宁慢慢垂手,再到“咔”地声放下话筒,她在四九城的家,极有可能并不存在……

    坐在对面的校长发现时宁有些不太对劲,刚想问句,严露荷先动了。

    严露荷见电话没有打通,吊到嗓子眼的气马下放回心里,看来老天爷都帮着她啊,真打通二哥的电话,今儿准没有办法退学!

    把拉住时宁的手腕,再度怒气冲冲道:“宁宁,咱们走!这学校的老师太欺负你了,借他们电话使使,竟然还喊警察,当你是犯人吗?”

    “不读了,这书不读了!咱们退学!不受他们的气!”

    怕再生变故的严露荷赶紧撒泼,并给时家老太太使眼色,收到眼色的时家老太太成了主力军,办公室里全是她撒泼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