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极品大嫂

第2章 极品大嫂

“你你你……你胡说八道!”王大嫂气结,指着王怡对一旁的医婆道:“你说,我有没有给你钱?”

    医婆自然知道这要事成才能拿到另外一半钱,于是忙摇头。

    “我王怡,敢指天发誓,无与人私通,更无珠胎暗结,如若不是,便遭天打五雷轰,”王怡知道古人信神明,于是干脆使用上这一招,更能取信于人,更何况,她王怡才刚穿来不久,只是刚好与这具身体同名同姓而已,她又没有与人私通,穿越前,还是一朵小黄花,连那啥啥,都不曾有过。

    不过王怡看着王大嫂闪烁的眼睛就知道,这副身体的主人,多半没有与人私通,这肚子里的孩子也是那从军离家的男人的种,否则,王大嫂也不会心中发虚,而眼神闪烁。

    王大嫂面色有些渗白,她没想到一向是柔弱任欺负的王怡今天竟然敢如此大胆,也有些愣怔。

    “大嫂,你敢发誓吗?”王怡声音柔柔弱弱,勉强爬起身。

    王大嫂也是有一些心机的,于是眼神一阵闪烁,道:“我王欣指天发誓,没有无理由冤枉王怡。”

    “大嫂,”王怡苦笑着,她钻神明的空子,王大嫂也钻,只是手段却没有她的高明,她道:“大嫂要说,您没有有心谋夺我夫与我之财产,并且没有要逼死我,及可能是我夫最后一丝香火才对。”

    她的手抚在小腹上,依旧没有什么真实感,如置梦中。

    王大嫂原本就是存了这个心,这誓言自然不能如此发,要真招来神明的惩罚,可如何是好?

    香火是古代人头等大事,一抬到这上头,那些人对王大嫂的指责也是越来越重,指指点点,怒不可言。

    “你胡说八道!”王大嫂有些慌,不知道这王怡今天是吃了什么神药,竟然对答起来,头头是道。

    王怡手轻轻安抚着肚子里的小家伙,他踢了自己一下,她也才意识到一抹真实感。

    “原请大嫂来镇子里住,是因着我怀着,可能是我夫最后一丝香火,想让他健健康康的生下来,不曾想,大嫂进家门,要我做东做西,如伺候婆婆般将您与大哥、孩子们供起,”王怡用手半掩面,哭泣着,唱作俱佳,见王大嫂要开口,又急忙道:“你说长婶如母,长兄如父,这个我也认了,谁家你们是大哥与大嫂呢?可是嫂子一点也不顾念我腹中还有六个月小儿未出,也不顾念一下这是弟弟留下来,可能是唯一的骨肉,就这样……啊啊啊……我的命怎么如此苦?”

    “你你你……”王大嫂气得手指直颤抖,可是她有男人有儿子,只要她不让出这座院子,没有人能逼着她搬出去,再说,官府也不管家务事不是?

    “嫂子,嫂子为什么对我如此狠?”这个时候王怡再哭得快断气,能引来一大票人的同情心,不过这些人是不会出手的,头痛的是,她现在身无分文,还大着肚子虚弱着身体,必须想办法将房子抢回来,将这家人赶出去才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