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狷帝的躯体

第189章 狷帝的躯体

董长寿接过箭羽,神色沉着,目露金光,拉圆满弓,一箭射向树人。

    “哧!”一声轻响,一支琉璃箭羽没入树人体内,它的身形骤然停了下来。

    “父亲,我是叶冬!”叶冬伸手触向树人。

    “我的后人?”树人蠕动了下嘴唇,将信将疑地问道。

    “我是你的儿子,叶冬。”

    “儿子?叶冬?”树人整个身体颤抖了一番。

    董长寿看着树人古怪的行为,道:“他的血脉被唤醒了,正与那新产生的灵智在做斗争。”

    叶冬点了点头,药帝的锦囊没有骗人,面前的人就是父亲前世的躯体,他取出一把剑,在右手掌中划了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,顿时血如雨下。

    叶冬伸出右手,慢慢靠到树人的脸上。

    这一碰让叶冬的心神狠狠地揪了一下,那枯槁的脸庞,树皮般的皮肤,还有石砾般的双眼,每一样都宛如尖刀般扎入了叶冬的心头,试想,前一世的父亲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!

    叶冬的鲜血从掌中流出,一滴滴落在树人的脸庞上。

    “不要,不要!”树人嘴中不断地央求着,血脉的觉醒也就意味着新产生的灵智马上就要消失。

    叶冬将树人揽入怀中,紧紧地抱着他,眼中的泪水如泉水般涌出来,“父亲,前世是谁把你害成这般模样,冬儿一定帮你报仇!”

    树人整个身体震颤了起来,仿佛全身血液都在沸腾,片刻后仿佛失去了灵智,笔直地躺了下来。

    “成功了,觉醒的血脉战胜了新的灵智!”董长寿兴奋地道。

    就在这一刹那间,所有人的凶兽猛禽仿佛潮水般退去。

    “原来父亲才是这个遗址的主人。”叶冬猛然醒悟。

    董长寿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一口尚好的棺椁,他是军人,这样的棺椁备了不少。

    叶冬二人将树人放入棺椁中。

    “他的手上有东西!”董长寿道。

    “是药帝说的《太衍神诀》吗?”叶冬问道。

    “一卷银纸。”董长寿从树人的左手中取过一卷光灿灿的银纸,慢慢展开,只见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,这些小字泛着极为刺眼的银光,根本让人无法看清。

    董长寿揉了揉眼,使劲看了看,细看之下,这些小字仿佛星辰一般,根本无法辨出字形,用神识一扫,识海内一片刺痛。

    “此物当真神奇!”董长寿不再勉强,将这卷银纸递给叶冬。

    叶冬接过银纸,轻轻展开,手指触在上面,感觉到极为细微的凹痕,若不是叶冬瞎了许多年,每日以抚字念书,根本无法体会到其中的差别,而此时这些字却如同一个个鲜活的人一般跳进叶冬的脑海。

    “太衍神诀下篇!”叶冬边抚字边念道。

    “果然是药帝说的《太衍神诀》!”董长寿兴奋地道,“上面写了些什么?”

    “是一部从神界掉落的功法,据它所说这部功法是这个世间成神最快的功法。”

    “成神?”董长寿有些疑惑,“古籍上有说过,某些功法修炼到绝顶时可以成神,可是这个世间真的存在神吗?”

    叶冬摇摇头,据他所知,这世间并没有真神的存在。

    突然之间,整片天地开始地动山摇起来。

    “遗址好像要崩塌了!”

    “嗯,我们马上从传送阵中离开吧。”

    两人当机立断,站在在传送阵之上。

    叶冬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“孙用,跟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    孙用望着叶冬,心内如翻江倒海一般,眼前这个瞎眼少年给了他太多的惊诧,瞑瞑之中他感觉到跟着这个少年也许是自己此生最大的机缘。

    “好,愿效犬马之劳。”孙用回道。

    三人站在传送阵上,“轧,轧,轧!”古老的阵法启动。

    片刻之后,三人的落脚地是一片森林,走了小半天方才见到人烟,问了一个老叟,方才知道这里是经国与离国的交界处。

    三人找到一个炼器师公会,搭上肥鹰,往神都而去。

    孙用看向叶冬,想了想,道:“孙用无德无能,不知两位是看上孙某哪一点。”

    叶冬笑道:“这几日相处下来,我感觉孙先生为人诚信,而且颇有经商之才。实不相瞒,我在神都有些许产业,希望孙先生能帮我打理。”

   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孙用恍然,“孙某不过是开了几家客栈,谈不上什么大才。”

    “经商之道无小事,如果孙先生不愿意跟着我,我也不勉强。”

    “怎么会,乐意之至。”孙用连忙拱手,“能在凉荒遗址中连呆十八夜岂是等闲之辈,那些中域大能怕也是做不到,跟着主人是孙某毕生修来的福份,只是还不知主人的真实身份。”

    “身份?”叶冬呵呵一笑,道:“如果非要说有什么身份的话,我是神国一个普通的皇子,想来这应该就是你所说的身份了。”

    “皇子,原来如此。”孙用的目光更加崇敬了几分,“孙用此生誓死追随主人。”

    “以后千万不要唤我主人,叫我名字就行,我叫叶冬。”

    “这……孙某怎么敢。”

    “呵呵,那便叫一声少爷吧。”叶冬笑道。

    “是,少爷。”

    叶冬将自己的商业帝国的宏图演说了一番,大意是想把客栈与钱庄一起开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并形成一种独特的经商模式,不依附权势,不依附武力。

    孙用是聪明人,大致明白了叶冬的想法,以前他思考过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如果没有武力到底能不能经商?他自己便是一个修为偏低的商人,以前处处碰壁,一度有些失望,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与自己有一样的想法。

    叶冬与孙用二人很聊的来,两人很多想法一致。当下决定将孙用也聘为农尊商号的执事,到目前为止农尊商号有两位执事,另一位便是赵冉。两位执事,一位总管钱庄,另一位总管客栈,这样农尊商号算是有了初步的雏形。

    几经辗转,三人终于到了神都,叶冬将孙用介绍给赵冉认识,确立了他的身份,同时拨了一笔钱财给他,马上开始布局农尊商号。

    钱庄和客栈,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只不过是最小的生意,但对于生活在最底层的农夫和低阶武者来说,却是不可或缺的。

    叶冬的人生终于翻开了新的篇章!

    (本书至此完结,这就是叶冬和叶秋父子间的故事,给大家留一想象空间,谢谢大家支持,如果有机会我会再续写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