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十面埋伏·水淹

第4章 十面埋伏·水淹

楚军大营,两万楚军残部已经集结完毕。

    帐帘掀处,项羽身披乌金甲,手持大铁戟大步而出,项羽身后,虞姬和另外两名歌妓也是身披戎装,款步而出,帐外,早有卫士牵来了乌骓马,项羽腾身上马,又拉住虞姬柔荑只轻轻一拉,虞姬轻盈的娇躯便已经飘然落入项羽怀中。

    另外两名歌妓也在卫士的帮助下骑上了骏马,各有死士随行保护。

    看到这缠绵的一幕,项庄只能摇头,这都什么时候了,项羽居然还割舍不下儿女柔情,相比之下,刘邦就狠多了,这市井之徒为了逃命,甚至可以狠下心将自己的一对儿女推下马车,不过,也正是因为这副柔肠铁骨,才使项羽成为千古传颂的英雄。

    项羽策动乌骓马来到楚军阵前,炯炯有神的虎目从肃立阵前的项伯、项庄、项声、钟离昧、萧公角、季布、虞子期等大将脸上逐一掠过,沉声喝道:“都听清楚了,突围时,不许举火把,不许大声喧哗,天亮后,到二十里外的沱河北岸集结!”

    项伯、项声等人于马背上齐齐抱拳作揖,朗声回应道:“诺!”

    项羽勒马回头,手中大铁戟往南边的夜空虚虚一压,喝道:“打开辕门,突围!”

    霎那间,紧闭的楚军辕门已经洞开,项羽一马当先,疾驰而出,项羽身后,项庄率八百骑紧紧相随,八百锐士身后,项伯、项声、钟离昧、萧公角、虞子期等楚军大将各率本部人马,相继推倒营寨,从大营里蜂拥而出。

    ##########

    齐军大营,中军大帐。

    韩信正与张良据席对饮时,帐外忽然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金铁杀伐声。

    帐外杀声盈天,张良却是充耳不闻,韩信更是不动如山,两人只是对饮劝酒。

    不到片刻功夫,齐军大将李左车手按剑柄,疾步进了大帐,向正与张良据席对饮的韩信禀报道:“大王,楚军弃营突围了!”

    韩信不禁转头看了侧席的张良一眼。

    张良只是捋了捋颔下柳须,微笑不语。

    韩信又问李左车道:“李将军,楚军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

    “东南方向!”李左车恭敬地回答道,“楚军奔着沱水去了。”

    张良当即欠身而起,向韩信浅浅作揖道:“恭喜大王,项羽死无日矣。”

    韩信微微一笑,又举起酒觞向张良说道:“先生吃酒,今晚不谈军事。”

    ##########

    天亮时分,突围而出的楚军残部纷纷赶到了沱水北岸。

    将近两万人突围,最终能够赶到沱水北岸与项羽汇合的,只剩不足万人,其余万余人不是在突围时战死沙场,就是途中被打散当了逃兵。

    望着面前零零落落,士气也低落到了极点的楚军残部,项羽不觉黯然神伤。

    大将项缠上前劝道:“藉儿,韩信小儿的大军随时可能追上来,此地不宜久留,还是赶紧渡过沱水,早日回江东吧。”项缠也就是项伯(项伯名缠,字伯),乃是前楚名将项燕的第三个儿子,项羽的亲叔叔,既便项羽称王之后,他也依然称呼项羽为藉儿。

    “是啊大王,别等了,再等也不会有人赶来了,赶紧过河吧。”

    “等回了江东,我们再尽起江东子弟,与韩信小儿决一死战!”

    其余项声、季布、虞子期等楚军大将也纷纷出声附和,只有钟离昧默然不语。

    项庄却是心下叹息,回江东?愿望是美好的,可韩信又岂能让你如愿?这白衣书生早已经在楚军回归江东的路上设下了十面埋伏,楚军再往前走,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落入韩信的算计,最终落个全军覆灭,骁勇如项羽,终也难逃兵败身死的结局。

    为今之计,楚军往哪个方向突围都行,唯独不能回江东,那是死路!

    可是,又有什么办法呢?项庄昨晚上就已经劝过项羽了,项羽根本就不听。

    萧公角、虞子期、桓楚、季布等楚军大将也坚决要求回江东,至于广大楚军将士,更是做梦都想着回江东、回故乡,所以,根本就没人赞同项庄的意见,或许钟离昧会认同,因为昨晚上的军议,他始终未发一言。

    不过,项庄还是决定再劝劝项羽,尽人事听天命吧。

    当下项庄大步上前,对项羽说道:“王兄,不能过河!”

    “箕儿(项庄名箕,字庄),你又胡说八道!”不等项羽说话,项伯已经抢先喝道,“不过河,我们怎么回江东?不回江东,我们又能去哪里?”

    项羽也怅然说道:“是啊,不回江东,我们又能去哪呢?”

    时下,乌江以北的陈、砀、东、薛、泗水、九江、东海各郡已经全部失守,甚至连彭城也已经被齐军攻占了,只有江东的会稽郡及彰郡还在西楚国的控制之下,而且江东又是项梁起兵之地,项氏在吴中的根基可谓根深蒂固,时下也的确只能退守江东了。

    “就算要回江东,也不能现在回!”项庄急道,“王兄,不能急于一时哪!”

    说罢,项庄又手指沱水喝道:“就说这沱水,我们过得去吗?王兄,你看这河水,都浅成这样了,两岸的河床分明是刚刚才露出来的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是韩信派兵在上游截断了水流,专等我们过河时再掘堤放水呢!”

    桓楚、季布等楚军大将闻言顿时微微色变,项羽也将信将疑起来。

    “危言耸听!”项伯却是怒不可遏地道,“现在是冬季,干旱水少,水位自然下降,项箕你百般阻挠大军过河,究竟是何居心?”

    “三叔!”项庄急道,“真的不能过河哪!”

    项伯却再不理会项庄,向项羽道:“籍儿,各国联军随时都可能追上来,赶紧过河,不要再犹豫了!”

    项羽点了点头,终于下达了过河的命令。

    沱水很宽,却不深,既便是河心,最浅处甚至也不过数尺,楚军很容易就在河中找到了几处可供涉水过河的浅滩。

    近万楚军残部遂即开始渡河。

    眼看着楚军残部一步步地踏向灭亡,项庄简直郁闷到了极点,楚国灭亡在即,也意味着他项庄已经离死不远了。

    正所谓,覆巢之下安有完卵,楚国都灭亡了,项氏子弟还有可能活命吗?

    司马迁的《史记》上倒是记载了,说项伯最后投降了汉朝,并且还封了侯,可是作为一个穿越者,项庄却是打死也不信。

    刘邦最后连卖身为奴的季布以及避祸海岛的田横都不肯放过,还会放过项伯、项庄这样的项氏嫡系子弟?

    刘邦能由市井无赖而位极人皇,他就是个心狠手辣的枭雄!

    天下未定时,刘邦为了笼络人心,还有可能对项氏子弟网开一面,可在天下完全平定之后,却必然要秋后算帐,因为,任何有可能威胁到老刘家统冶的因素,刘邦都会毫不犹豫地予以扼杀,所以,韩信、彭越、英布得死,项氏余孽更得死!

    这一刻,项庄真想杀了项羽,然后夺过楚军的指挥大权。

    当然,项庄也就是心里想想,下不下得去手姑且不说,他若真敢动手,死的绝对是他项庄,而不是项羽。

    ##########

    沱水上游,孔熙率三千精兵已经筑坝等候多时了。

    “报……”凄厉的长号声中,一名齐军队率疾步来到孔熙面前,单膝跪地禀报道,“将军,楚军开始渡河了!”

    孔熙点头道:“继续监视,待楚军渡到一半,再掘堤放水!”

    “诺!”齐军队率轰然应诺,旋即转身大步离去。

    孔熙麾下的部将忽然问道:“将军,为什么不现在就掘堤放水?”

    另一员部将也道:“是啊将军,现在就掘堤放水的话,就能把楚军全部截在沱水北岸,王上大军一到,他们就一个也别想活!”

    孔熙冷冷地扫了两人一眼,说道:“这是大王军令,你们敢违抗吗?”

    “诺!”两人赶紧低下头来,然后讪讪然地退了开去。

    ##########

    楚军渡河渡到一半,项庄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,原本不过齐胸的水位突然开始急速上涨,前后不到一刻钟,沱水水位已经上涨了五尺有余,正在过河的数百士卒霎时惨遭灭顶之灾,剩下数千士卒更是被阻在北岸,再过不来了。

    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项伯返身望着迅速变得湍急的水流,喃喃低语道,“这不可能有,这不可能啊……”

    桓楚、季布、虞子期等大将吃惊之余,又纷纷向项庄投以异样的眼神。

    项羽的脸色也是一变再变,好半晌后才无比深沉地掠了项庄一眼,心忖这个三弟,自从上次重伤复原后,就跟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   从项羽的眸子里,项庄感受到了深深的悔恨、羞愧,还有淡淡的安慰,说到底,项羽并非刘邦那样心狠手辣的枭雄,对于敌人或者敌国的平民,项羽可以很冷血,可是对于他的亲人、爱人或者兄弟,项羽却是情义深重。

    “三弟,你终于成长了,孤很欣慰,二叔(项梁)泉下有知,想必也该瞑目了。”项羽拍了拍项庄的肩膀,旋即翻身上马,又微微扬起大铁戟遥指前方,睥睨天下的气势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,然后说道,“三弟,走吧,楚汉之争,还没有结束。”

    下一刻,项羽已然催马向着南方飞驰而去,项羽身后,已经渡过沱河的五千残部默默随行,沱水北岸,来不及渡河的四千多楚军却已经完全崩溃,更远处,数以十万计的联军正向着这边漫山遍野地掩杀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