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再次独处

第四章 再次独处

其实更加让我时常怀疑的是,我才是秦耀怀的女儿,而秦深才是我妈的亲生儿子,当然,这只是猜测,当不得真。

    如果要当得真,估计我那酒鬼老爸要是知道自己活了那么多年,竟然帮秦耀怀这死人白白养了那么多年女儿,现在估计他连喝酒的心情都没有了,直接拿着酒坛子冲过来和秦耀怀同归于尽。

    秦深开着车过来时,我正打算走出去,他将车停在我面前,是一辆宝蓝色的悍马,我看了一眼没说话,他缓缓降下车窗,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英挺的侧脸。

    他将脸别过来,没有任何表情对我道,“上车。”

    我摆手拒绝道,“我一个人去吧,你如果有事情可以先走。”

    他对于我好意并不接受,只是有些不耐烦看了我一眼,深邃的眼里冰冷一片。

    我撇了撇嘴,只好转身去开后车门,不知道是我运气太差还是秦深故意为之,无论我怎么拉,后车门就是不开,最后有些气恼的将手一甩,只能开前车门。

    坐上车后,车内很安静,让我有些不适应,过了这么多年,这是秦深回国后第一次这样安静的独处,如果要放在以前,我肯定心花怒放,可是时至今日,我却一点也不开心。

    他专注的开着车,眼神凝视着前方没有一点偏移,他身上总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,这种味道我一直说不出,就像太阳的味道非常清新,让人闻之欲醉,当然闻之欲醉这话是以前,现在我心静如水,对他已经死心了,实在生不起半点涟漪。

    一路无话来到超市,秦深比我轻车熟路,我是天生路痴,如果开车没有导航仪,绝对半路死翘翘,逛超市亦然。

    我手里推着推车老妈子似的跟在他挺拔的身后,有些憋屈的想,跟这样的男人来逛超市,真他妈找罪受。

    我跟在他身后,他拿东西从来不看价钱,也不货比三家,只是看着哪个顺手哪个顺眼就往推车内塞,我心里那个滴血。

    一包泡面居然只拿六块的,四块的康师傅不好么?六块的日本货也就他钟情,要放在清朝时代,真应该将他拖出去枪毙了,不爱国崇洋媚外。

    他手中拿着小白菜和大白菜问像我道,“你喜欢吃哪一个。”

    我举棋不定回答道,“小白菜吧。”

    刚说完我又后悔了,我又道,“大白菜吧。”

    他刚想放下大白菜的手一顿,眼神凉飕飕的瞟了过来道,“到底哪一个。”

    他明明知道我有选择性障碍,居然拿一件这样为难的事情为难我,我口气不善道,“随便。”

    秦深看了我一眼,干脆将大白菜小白菜都扔进推车。

    付钱的时候,我生怕他找我要,所以老早躲的远远的,他提着东西出来,似乎看穿了我心内所想,只是清清淡淡的对着我笑了笑,那笑容意味悠长。

    回去的路上,继续沉默着,为了缓解自己总是不受控制去偷看他,我干脆决绝将脑袋偏向窗外往后滑过的风景。